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热线电话:  400-150-1169
 
物流行业
物流快运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详情
我国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左侧支

作者:兴旺体育app-兴旺娱乐网址-兴旺娱乐官网      发布时间:2020-02-21 14:47:25

  我国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左侧支撑运动学分析Kinematics Analysis of the Left Behind Support of Our Elite Male Javelin Athletes after Two Steps and Two Last Steps of Throwing.pdf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2.该文档所得收入(下载+内容+预览三)归上传者、原创者。

  3.登录后可充值,立即自动返金币,充值渠道很便利

  河北师范大学 硕士学位论文 我国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左侧支撑运 动学分析 姓名:付建强 申请学位级别:硕士 专业:体育教育训练学 指导教师:范秦海 摘 要 掷标枪是多轴性轻器械投掷项目,掷标枪的完整技术是持握枪加速助跑衔接投掷步 获得动量,以爆发式的用力作用于标枪纵轴上,将标枪从肩上掷出。整个投掷过程中最 后用力是标枪加速的主要阶段,最后用力过程中左腿的制动-缓冲-蹬伸以及左臂的制动 对提高标枪的出手高度和加快标枪的出手速度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投掷步后两步与最后 用力衔接紧密,是掷标枪的关键技术环节。本文以 2008 年全国田径锦标赛石家庄站标 枪决赛前8 名运动员为研究对象,采用JVC9800 高速摄像机以50fp/s 的速度进行现场 拍摄,运用文献资料、专家访谈法、影像测量法等研究方法,对我国优秀男子标枪运动 员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左侧支撑技术进行运动学解析,对得出的技术参数进行分 析,找出运动参数特征和技术动作的规律,为科学训练提供数据参考,使运动员进一步 提高技术,创造优异运动成绩。通过运动学的研究分析得出如下结论: 1 标枪重心的水平速度在最后用力阶段左脚尚未着地时标枪出现较大的速度增 长,在没有形成稳固双支撑情况下运动员的右肘及右腕提前发力,影响鞭打的效果。 2 研究对象投掷步的交叉步与最后一步的步长和时间偏长。 3 交叉步期间能够保持较好的身体后倾程度,交叉步结束右肩速度稍大于右髋速 度,右肩有提前发力的趋势,个别运动员在交叉步结束后出现左肩过早打开的情况;最 后用力左脚着地身体后倾角度及躯干用力角较小,用力距离短,影响标枪出手速度。 4 我国运动员最后用力左侧肩部和髋部同时制动,没有明显的规律性顺序制动, 根据左肩部的水平制动特点,制动分为快速制动、平缓制动和曲线制动三种类型,其中 快速制动效果最好。 5 最后用力过程中,从左脚着地到标枪出手左髋角表现出较大的差异。 6 最后用力左脚着地瞬间左膝缓冲角度较大,而蹬伸角度较小,与世界优秀标枪 运动员相比差异显著。 针对得出的结论,提出建议如下: 1 交叉步是衔接助跑与最后用力的关键环节,尽量避免速度损失,保持良好的躯 干扭紧状态,要求运动员左腿的蹬地角度适宜,降低交叉步的腾空高度,同时控制左肩 和左髋,避免左肩的过早打开,同时右腿要加速前摆,以合理的着地方式和角度着地, 降低水平速度的损失。 III 2 最后一步下肢协调配合,缩短步长和步时,保持身体的适度后倾和超越器械的 姿势,增大用力的距离,获得良好的用力效果,加强右肩、肘、腕部的顺序加速练习, 避免个别环节的提前发力,影响“鞭打”的效果,影响标枪的出手速度。 3 对左侧肩部制动环节进行认真分析,使运动员左肩部能够快速制动,为右侧的 加速提供更大的动量传递,重视左侧髋肩的制动技术,是标枪能够取得好成绩的新突破 点。 4 针对我国运动员最后用力左侧髋角和膝角的变化特点,教练员应采取更加有效 的训练方式和方法,改进左髋部收缩技术,提高膝关节的伸展力量,使运动员左侧支撑 在最后用力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提高标枪的出手速度和高度。 关键词:标枪 投掷步 交叉步 左侧支撑 运动学分析 IV Abstract Kinetic Analysis of the Uses of the Explosion Force and its Key Factors. Javelin throwing is an event with light sports equipment with the nature of multi-axis. The whole process is to hold the javelin, accelerate the speed, obtain energy, focus the explosion force on the vertical axis and let go the javelin from over the shoulder successively. In the whole process, the explosion force is the key step to accelerating the javelin. The braking, buffering, and stepping of the left leg, as well as the braking of the left arm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outburst and acceleration of the javelin. The close connection of the last two steps and the outburst of the focused force is the key technique in the whole throwing process. This essay is based on the research on the 8 javelin throwers in the National Track and Field Championships 2008, Shijiazhuang. The last two steps and the explosion force from the left support by the javelin throwers were filmed with a high-speed camera at a speed of 50fp/s. The following technical data was obtained by means of related information, image analysis, and image measurement for future training reference so that javelin throwers can improve their techniques and make greater progress. The conclusions of the kinetic analysis are as follows. 1 With the outburst of the explosion force comes a speed increase of the javelin in the javelin gravity centre before the left foot t ouches the ground. If the throwers use the force with the right elbow and wrist before they get stable support, the throwing will be badly affected. 2 The essay deals with the cross-steps, the final step length and the lasting time. 3 The essay deals with the tilting degree of the body, the greater speed of the right shoulder than the right hip speed after the cross-step, the trend of the advanced outburst of the force from the right shoulder, the advanced opening of the left shoulder after the cross-step, the tilting angle , the space and the step length. All the above affects the javelin speed. 4 The essay deals with the braking of the left shoulder and hip after the outburst of the force and at the same time braking for no apparent regulation of the braking order. According to the horizontal braking features, braking is classified as fast braking, stable braking, and curve braking, of which fast braking is the most effective. V 5 Great difference will be shown on the left hip corner during the last throwing process as soon as the player lands on his left foot and throws the javelin. 6 The essay deals with the comparison of the differences in the buffering angles between the excellent javelin throwers in the world. Suggestions are as follows. 1 The cross-step is the key to the connection of acceleration and the explosion force. The javelin throwers should try their best to avoid the loss of speed and keep a good body position. They are demanded to keep a reasonable angle, lower the height of the cross-step, control the left shoulders and hips, avoid the advanced opening of the left shoulders, accelerate the swaying of the right legs, touch the ground in a reasonable way and at a reasonable angle, and reduce the loss of the horizontal speed at most. 2 The final step should focus on the regulation of the lower part of the body, shorten the step length and time, keep tilting backward in a good position, increase the force space to obtain a good effect, keep practicing the order of movement from right shoulder to elbow to wrist to avoid the advanced outburst of the force and reduce the throwing bad effect and the throwing speed. 3 The moving steps of the left shoulder should be seriously analyzed to obtain fast braking of the left shoulder, provide greater energy for the acceleration of the right side, and lay emphasis on the braking of the left hip. These are the breaking points. 4 According to the final angles of the body, the trainers should make use of any effective ways or methods to improve the drawing-back technology of the left hip and at the same time raise the stretched power of the knee joint. Key words: Javelin throwing step cross-step left support kinetic analysis VI 学位论文原创性声明 本人所提交的学位论文《我国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左侧支 撑运动学分析》,是在导师范秦海的指导下,独立进行研究工作所取得的原创性成果。 除文中已经注明引用的内容外,本论文不包含任何其他个人或集体已经发表或撰写过的 研究成果。对本文的研究做出重要贡献的个人和集体,均已在文中标明。 本声明的法律后果由本人承担。 论文作者(签名): 指导教师确认(签名): 年 月 日 年 月 日 学位论文版权使用授权书 本学位论文作者完全了解河北师范大学有权保留并向国家有关部门或机构送交学 位论文的复印件和磁盘,允许论文被查阅和借阅。本人授权河北师范大学可以将学位论 文的全部或部分内容编入有关数据库进行检索,可以采用影印、缩印或其它复制手段保 存、汇编学位论文。 (保密的学位论文在 年解密后适用本授权书) 论文作者(签名): 指导教师(签名): 年 月 日 年 月 日 II 1 前言 1.1 掷标枪运动的起源与发展 掷标枪运动历史悠久,史料记载,远古人类就有使用枪型器械打猎的习惯,后来标 枪应用于战争中,关于标枪掷准和掷远的记载是在古希腊时期,当时使用的器械更像是 木棍。公元前 708 年古希腊 18 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掷标枪已列入五项运动比赛的单 [1] 项之一 ,标枪比赛的场地和现代有很大不同,仅仅有助跑道和一定的界限,比赛投掷 时不能踏出界外。近代标枪于18 世纪末至19 世纪中后期最先在北欧的挪威、瑞典、芬 兰诸国进行,当时对于标枪的结构、长度、重量等方面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要求。19 世纪末期,斯堪的纳维亚人开始流行投掷大约2 米长的木棒,当时木棒的结构、长度、 重量以及比赛的规则等方面也没有统一的标准,后来芬兰人将标枪统一制成2.60 米长、 800 克重,并安装金属头,标枪中部缠绕细皮条。1886 年瑞典举行了首次掷标枪比赛, 瑞典运动员威格尔取得冠军,成绩是35.81 米,1908 年男子标枪被正式列入奥运会比赛 项目,第一个标枪男子世界记录成绩是62.32 米,由瑞典男选手埃里克·莱明 1912 年 创造;女子标枪开展较晚,从20 世纪20 年代开展直到 1932 年才被列入奥运会正式比 赛项目,第一个女子标枪世界纪录成绩为46.74 米,由美国女选手南·金德尔创造的。 标枪运动正式开展近一个多世纪以来,标枪比赛场地以及标枪所用的材质和结构不 断发生变化,标枪成绩不断刷新,为标枪运动不断注入新的活力。19 世纪末标枪比赛场 地是在2.5 米见方的区域进行,后来发展成为有10 米助跑道的场地进行,到了1908 年, 标枪的助跑距离才不受限制,1964 年塑胶助跑道的出现为标枪运动员更好的发挥专项水 平创造了更好的条件,进一步提高了标枪的成绩,国际田联2006-2007 竞赛规则规定比 o 赛时助跑道长为30-36.5 米,宽4 米,标枪枪尖必须先于枪身落在29 角的扇形落地区 的角度线 年代的标枪除了重量、长度及线把的位置有统 一的规定外,基本上都是前后一样粗细,20 世纪 50 年代,美国标枪运动员赫尔德 (Frankin Held)对标枪在飞行中的受力情况进行分析,研制出了两端细、中间粗, 重心偏后的木质标枪,使得标枪在空中的飞行时间大大延长,被称为“滑翔标枪”、“赫 尔德雪茄”,赫尔德凭借此改进的标枪在1953 年8 月8 日创造了80.41 米的成绩,打破 了由芬兰标枪运动员1938 年创造的78.70 米的并保持了 15 年世界纪录,在 1955 年又 凭借该标枪将自己保持的记录提升为81.75 米。到了20 世纪60 年代,瑞典制造“超级 1 爱利特”钢制标枪,该标枪具有硬度大的特点,减少了标枪在空中的震颤,金属制的标 枪迅速在比赛中崭露头角,逐渐取代了木质枪,1968 年国际田联对标枪材质进行了新的 规定,比赛只允许使用金属标枪。到了1984 年7 月20 日,前民主德国霍恩(Uwe Hohn) 以 104.80 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将标枪的成绩打破百米大关,国际田联为了保证看台 人群的安全和跑道运动员安全,1986 年将男子标枪重心向前移了4 厘米,同时减小了枪 头的直径,加粗了枪尾的直径,使得标枪在空气中的滑行时间缩短,滑行效果大大下降, 还未达到最高点枪头就开始下降[2],使用新型标枪在 1986 年创造的世界记录是 85.74 米,较原来成绩下降了19.06 米,新型标枪对运动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随着运动员逐 渐适应新型标枪和运动水平的提高,1996 年捷克选手泽列兹尼创造了98.48 米的世界纪 录,再次向百米大关发起挑战,如果标枪成绩超过百米国际田联是否对标枪的构造和规 格进行新的修改,我们拭目以待。国际田联在 1999 年也对女子标枪重心向枪尖方向移 动了3 厘米,古巴运动员梅南德斯2001 年创造了71.54 米的世界纪录。目前国际田联 2006-2007 竞赛规则规定,标枪由枪头、枪身、缠绳把手3 个主要部分组成,枪身可以 由实心或空心,金属或其他适宜材料制成,必须安装金属枪头,并规定了少年、青年和 成年男女的标枪规格。 表1 标枪基本规格一览表 标 枪 少年乙组女子 少、青、成年女子 少年男子 青、成年男子 允许比赛和承认记 500 600 700 800 录的最小质量/g 制造厂商提供比赛 505-525 605-625 705-725 805-825 使用质量/g 标枪全长/cm 210-220 220-230 230-240 260-270 标枪技术随着科技的进步而不断发展,近代标枪技术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 段为技术“自由式”展阶段(19 世纪末至20 世纪 10 年代初),当时比赛可以运用任何 姿势进行投掷,出现过前手托枪,后手抵住枪尾,将枪后引然后将枪掷出,助跑道加长 后,瑞典人助跑后转身挥臂掷枪的动作被各国纷纷效仿,在此阶段为了弘扬古希腊人全 面发展的思想,出现过将左右两臂投掷标枪成绩相加决定比赛名次的比赛方法,后来被 取消,统一改为单臂投掷的方法。第二阶段“芬兰式”技术阶段(20 世纪 10 初年代至 50 年代初),在此阶段芬兰标枪运动员对标枪技术贡献颇大,他们握枪的中部,持枪采 用肩上持枪法,引枪采用“弧线式”,投掷步“单跳步”改进为“后交叉步”,进而改进 为“前交叉步”为现代标枪技术奠定了基础,被各国标枪运动员广泛采用,同时各国运 2 动员也在不断尝试新的技术,力图发挥身体的最大潜力,创造更好的运动成绩。第三阶 段“百家争鸣”技术阶段(20 世纪50 年代初至80 年代中期),随着标枪运动的在各国 的普及,标枪技术在这一阶段不断创新,最后用力技术坎特洛采用过俯冲式投枪技术, 还有埃拉乌兹金的旋转投枪技术(标枪出手方向不易控制,为保证人员安全被取消该技 术),为了加快助跑的速度,持枪方法还有采用肩上持枪技术,投掷步也出现了5 步、6 步,投掷步采用了平稳低重心快速的加速方式,改掉原来身体重心起伏较大的“弹跳步”, 1961 年意大利运动员卡·利沃尔和 1980 年匈牙利运动员帕拉吉都是采用加大转体的方 法加大了标枪的最后用力的距离,创造了86.74m 和96.72m 的世界纪录,此技术充分利 用了人体的转动的力量,但是也加大了沿标枪纵轴方向用力的难度。此阶段由于运动学 和人体解剖学的发展极大的促进了标枪技术的发展,“鞭打”“人体运动链”等理论的产 生,极大的促进了标枪技术的成熟。第四阶段为技术稳定发展阶段(20 世纪80 年代中 期至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和高科技的应用,人们对标枪技术的认识逐渐深化并达成共识: 运用可控的自然放松的加速助跑方式,实现和投掷步的顺利衔接,投掷步两腿摆蹬平稳、 积极,引枪多采用直接后引的方式,并保持躯干适度后倾,最后用力右腿着地积极,减 少制动,左腿快速支撑,以“鞭打”形式沿标枪纵轴将枪掷出,使标枪沿29-33o 出手角 飞行,缓冲采用右脚向前一大步,屈膝缓冲降低重心,维持身体平衡。 1.2 标枪的基本技术(以右手投掷为例) 标枪技术是多轴运动速度力量型轻器械项目。标枪投掷从助跑的周期性运动转为投 掷步的非周期性运动,再到最后用力的动量转换过程,将助跑获得的速度,以及最后用 力将身体的各个环节获得的速度形成合速度最后通过合理的方式转化到标枪的纵轴上, 以较大的工作距离及合理的出手角度最大限度的提高标枪的出手速度,达到理想的投掷 成绩。所以在标枪投掷技术中完善动作技术过程和全身各环节的协调用力尤为重要。 标枪技术是一个连贯的技术动作过程,为了便于分析,把完整技术分为握枪与持枪、 [3] 助跑、最后用力及标枪出手后维持身体平衡4 个部分 。其中对标枪成绩影响最大的是 助跑和最后用力,有资料显示助跑和最后用力对于器械最后出手速度的贡献分别是 20-30%与70-80%,所以助跑和最后用力的合理衔接是整个标枪技术的核心之处。 握枪的方式常见的有现代式和普通式两种,现代式握法是用中指和拇指环绕在标枪 缠绳把手上沿,食指自然弯曲靠在缠绳把手上方,目前国内外优秀运动员一般采用这种 [4] 方法 ,利用中指长而有力的特点,加大最后用力的距离,以及拨枪使标枪沿纵轴旋转, 3 提高标枪空中的稳定性;普通式握法是由食指和拇指环绕在标枪缠绳把手上沿。持枪常 见的方式有肩上持枪和肩下持枪两种,目前多数人采用肩上持枪方法。 助跑包括预跑阶段和投掷步阶段两个部分,距离在22-35 米之间,预跑一般用8-12 步完成,投掷步用4-6 步完成。助跑距离内一般设置两个标志物,预跑开始设置第一标 志物,投掷步开始设置第二标志物。预跑从左脚踩上第一标志物延长线到右脚踩上第二 标志物延长线止,要求一定速度并放松自然,重心平稳,直线跑动富有节奏,注意标枪 的合理控制,为流畅的进入投掷步打下良好基础;投掷步从右脚踩第二标志物到投掷步 最后一步左脚着地止,投掷步一般有三种:跳跃式、跑步式和混合式三种,目前运动员 采用混合式的较多,要求保持适宜的速度,以合理的方式完成引枪,形成超越器械姿势, 为最后用力做好准备。 最后用力是标枪技术的关键所在,从最后一个交叉步结束后右脚着地,身体重心移 过支撑点,右腿蹬地开始,右侧髋、肩、肘、腕向投掷方向加速运动,与左侧形成的制 动支撑轴形成右大臂向上转动,前臂及手腕上翻的“满弓”姿势,随即进入屈体挥臂的 “鞭打”动作,以最大的用力距离和最快的出手速度,使标枪沿着适宜的角度自转飞行。 最后用力的左侧支撑技术是最后一步右腿推送身体重心加速前移,左脚快速低平着 地使下肢运动突停,左脚着地后左脚、左腿、左髋、左肩、左臂部分环节减速制动,将 助跑获得的速度合理的转化到右髋、右肩、右臂及标枪上,是最后用力过程中重要的技 术环节[5]。左脚及左腿的制动加快了身体重心的速度,同时也加快右臂和标枪向上方运 动,是迅速形成“满弓”的重要环节;左腿支撑后左髋固定,加速了右侧髋肩的速度, 左臂与左肩的制动加快了右肩与右臂的速度;同时左侧制动预先拉长了投掷标枪的相关 肌群;左侧的制动使标枪最快速度出现在出手瞬间,进而提高标枪的出手速度和投掷的 远度。 标枪出手后维持身体平衡时标枪技术动作的结束,为了防止由于投掷后的惯性造成 的犯规,标枪出手后,右腿积极前跨,屈膝降低身体重心,上体前倾稍左转,两臂配合 维持平衡。 4 2 文献综述 本部分从标枪研究方法、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左侧技术以及标枪技术发展趋势 进行综述。 2.1 标枪研究方法 目前在标枪技术研究的方法中最常见的是运动学分析与力学分析,比赛中技术分析 以运动学分析为主,实验形式分析以运动学分析和力学分析相结合为主。 田径运动技术的运动学分析就是研究运动员的身体、身体各环节或器械的运动状态 及其变化,利用各种测试方法测出身体各环节或器械的速度、加速度、角速度、角加速 [6] 度等各种运动学参数,进行研究 。人体是一个复杂的整体,人们为了获得人体在投掷 标枪技术过程中不同平面上的复合运动形式,采用三维立体定位摄像(影)与解析,立 体定机摄影(像)测量方法是采用两台或多台摄影(像)机从不同的角度对同一研究对象 进行同步拍摄,然后把两台或多台机所拍摄的平面影片或录像带进行数字化,从而获得 所需的人体三维运动的空间坐标,计算有关的运动学参数[7]。我国用三维定点拍摄方法 进行标枪技术分析是 1991 年,刘大庆对男子标枪运动员“交叉步”及最后用力进行三 维运动分析,开创了我国三维运动分析的先河。 三维测力台在标枪技术应用主要是获得下肢力量的力学数据,特别是最后用力左侧 支撑的力学数据的分析。 在今后标枪技术研究中,由于科技的发展和思路的创新,未来对人体各部分肌肉在 标枪技术活动中的工作特点研究,肌电对肌肉活动的肌力评定,对标枪技术专项测试传 感器等的研究,都会随着新仪器、新方法、新思路的不断出现将会使研究变得简单而精 确。 2.2 标枪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左侧支撑技术的研究 目前国内外投掷步的步数以4-6 步为主,有的甚至达到7 步,投掷步数量的多少与 个人的技术风格相关,但投掷步技术的关键主要在投掷步的最后两步,起到承上启下作 用且与最后用力密切衔接,所以投掷步后两步研究显得尤为重要。 关于投掷步研究较多的是投掷步各步步长、步时、躯干后倾角、各环节角度、重心 等的分析。澳大利亚的彼得·劳勒分析后指出交叉步后的右腿以“扒地”式着地对于最 5 后用力有积极的作用,该着地方式较其它着地方式更为先进;德国Horst等人对投掷步 进行了动力学测试,对右脚着地时刻的水平反作用力进行分析;库斯尼茨等人研究发现, 标枪成绩与助跑后四步步长之间高度相关,其相关系数为:倒数第四步0. 724 ,倒数第 三步0.774 ,倒数第二步0. 892 ,倒数第一步0. 943,也就是说最后两步的速度对成绩 影响最大;哈奈斯提出,高水平运动员,投掷步的平均步长应是身高的85-95 %,交叉步 比平均步长大10-15 % ,最后一步步长比平均步长小10-15 %;马特维耶夫对标枪投掷步 后四步用时规律进行研究认为,第1步0.3s-0.38s、第2步0.26s-0.30s、第3步 0.30s-0.45s、第4步0.18s-0.22s,投掷步后4步的衔接连贯与步时有很大的关系。 [8] 智勇 对国内外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最后用力对比分析后指出,我国选手存在交叉 步右脚着地瞬间躯干角偏大的技术缺陷,造成身体超越器械不够,最后一步左脚着地不 [9] 积极;张军霞 等对十运会男子标枪运动员最后用力技术运动学分析中指出,我国运动 [10] 员交叉步阶段速度下降率为24.2%,速度损失较为严重;于学清 等通过对世界和亚洲 优秀标枪运动员投掷步最后两步步幅进行分析,认为投掷步的交叉步和最后一步的步幅 比值为1.0-1.8 之间,而亚洲男子标枪运动员的比值小,表明交叉步偏小而最后用力步 [11] 偏大对标枪出手产生一定的影响;王志勤 等通过对我国优秀标枪运动员与国外优秀标 枪运动员投掷步各项参数进行比较,我国男女标枪运动员交叉步躯干后倾角变化值远远 小于国外优秀男女选手的变化值,交叉步和最后一步衔接时,躯干后倾角未增加反而减 小,缩短了最后用力的工作距离;卢静荣[12]等对我国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的“交叉步” 进行分析,指出交叉步开始左肩、左臂上翘造成上体后倒,交叉步大且重心腾起过高, 另外右膝抬起高且甩小腿造成了最后一步右腿着地负荷大,最后一步大腿高抬使得左腿 支撑时间长、步幅偏大;刘大庆[13]对我国男子标枪运动员“交叉步”的特征进行分析, 发现我国运动员交叉步后蹬角度大,左肩臂上翘,造成交叉步步长偏大,腾空过高,另 外右腿着地膝关节角度大,单支撑时间长,左腿着地缓慢,影响最后用力姿势和用力的 效果;陈丽波[14]对我国部分男子标枪运动员“交叉步”若干速度指标进行分析,交叉步 重心速度损失率较高, 最后用力左侧的制动支撑和左侧髋臂的制动十分重要。左腿的工作过程是左髋及左 腿积极向投掷方向低平着地,做强有力的制动支撑,工作过程是制动-缓冲-蹬伸,将助 跑速度转化为躯干和标枪的速度,促进“以胸带臂”动作的完成,并且提高标枪的出手 高度;左肩臂的工作过程是在最后用力左腿着地,左臂前引,屈肘向投掷方向摆至最高 6 点,后随着满弓姿势的形成左臂屈肘加速向左侧下方摆置体侧制动,将动量转化为加快 [15] 右肩的速度。智勇 对国内外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最后用力对比分析后指出,最后用力 [16] 左腿支撑缓冲的幅度比较小,但蹬伸效果比较好;张军霞 等对十运会男子标枪运动员 最后用力技术运动学分析中指出,左侧和投掷侧的协调用力时机没有协调好,导致左右 [17] 侧产生一定的对抗力,造成速度的损失;王志勤 等通过对我国优秀标枪运动员与国外 优秀标枪运动员投掷步各项参数进行比较,最后用力的躯干用力角偏小,左腿制动支撑 效果较外国优秀运动员较差,并且得出投掷步的速度损失率与标枪的成绩绝对相关的结 论;谭建贡[18]将最后用力双支撑形成后的髋称为“第二支撑制动环节”, 髋在最后用力 的双支撑过程中,髋的制动是非完全制动,髋的制动增加了右侧的速度和力量,时间顺 序上左侧髋制动比右侧髋早,左右髋对最后用力都起着维持平衡和协调用力的作用;周 [19] 雷 等对国内外优秀标枪运动员技术分析后发现最后用力技术大致有两种技术风格,一 种是充分利用助跑速度,最后一步步幅小,左腿快速前插支撑的速度型技术,另一种是 最后一步步幅大,左膝前插支撑时间长,但是最后用力的距离大的力量型技术;阎国强 对标枪最后用力技术的运动学参数结构进行分析,发现持枪挥臂用力速度、左腿的撑蹬 速度、人体向前运动速度是标枪最后用力的最重要三个运动学指标;刘守古[20]等对我国 优秀运动员最后用力技术分析发现,我国运动员最后用力左脚前插迟缓,左脚着地后支 撑角减小,右髋、右肩过早转向投掷方向,使转动力矩变小,并且“满弓”形成时左腿 弯曲较大,延长了蹬伸的时间;康利则[21]分析优秀标枪运动员图片认为最后用力左腿着 地时机是在右腿蹬伸结束瞬间,左臂屈肘向左侧下方运动的时机是满弓形成后,当摆至 体侧时及时制动,从而加快右肩向投掷方向的转动;卢建明[22]认为最后用力的左侧轴是 左脚、左腿和肩的连线,最后用力左侧的支撑有利于超越器械,将助跑速度转化为出手 速度,并且获得用良好的出手高度和出手角度;汤乃童[23]认为最后用力左侧和右侧的速 度一样重要,左膝的角度和右侧髋的速度存在很大的关系,左侧和右侧互为条件,同等 重要;宋广林[24]认为左腿支撑的效果和左腿支撑的始角关系密切,支撑始角大造成身体 前溜,影响形成“满弓”,减小用力距离,角度过小影响水平速度,造成坐着投枪,左 侧支撑的效果和左膝角关系密切,左膝角度和出手高度密切相关,出手高度和出手速度 密切相关,左腿蹬伸效果和左腿技术和蹬伸的时机有密切关系;王林[25]对我国优秀女子 标枪运动员最后用力过程左腿进行分析,投掷步最后一步右腿后左膝的水平速度和重心 的水平速度高度相关,最后用力左腿蹬伸的水平速度和左膝角高度负相关。 7 现代标枪技术的发展应在可控范围内尽量加快助跑的速度并保证良好的助跑节奏, 投掷步整体表现出“低平快”特点,平稳引枪,提高“交叉步”的质量,使投掷步最后 二步身体后倾角度适宜,加快最后一步左腿刚性支撑,加快左侧的制动及支撑来加速右 侧合理的用力顺序,加快最后用力的时间,加大有效用力的距离,使最后出手高度和角 度合理,获得理想成绩。 8 3 研究的目的与意义 1924 年旧中国第三届全运会上,男子标枪成为正式比赛的项目,到上世纪50 年代 我国的标枪运动水平才有了较大的提高,经过教练员、运动员和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 掷标枪的水平和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我国目前有一批成绩在80m 以上的优秀运动员, 如张连标、李荣祥等,但是我国男子标枪的整体运动水平和世界水平相比还有很大的差 距,近几年来,我国男子标枪的水平处于发展迟缓的阶段。 表2 近5 届全运会男子标枪前8 名成绩和前8 名平均成绩(m) 第 1名 第2 名 第3 名 第4 名 第5 名 第6 名 第7 名 第8 名 X 第7 届 78.52 76.46 76.44 76.42 76.32 76.10 74.30 74.30 76.10 第8 届 81.74 75.70 74.36 73.34 73.32 71.60 71.56 70.94 74.07 第9 届 81.15 80.72 78.51 76.46 76.30 74.11 72.14 71.80 76.40 第10届 81.06 78.99 77.09 74.96 74.1 73.5 72.65 71.7 75.51 第11届 79.57 78.91 78.73 77.45 77.03 75.66 74.20 73.12 76.83 注:数据资料来源于1990-2009 年《田径》杂志 从近几年的标枪成绩看,第七届全运会,没有人突破 80m,平均成绩为 76.1m,第 八届虽然第一名突破了80m 大关,但是平均成绩却出现了下滑,仅为74.07m,第九届虽 然有两人突破 80m,但是整体水平仍然不高,第十届仅有一人突破80m,第十一届无人 突破80m,标枪整体水平呈现出略有下降的态势。为了尽快提高我国标枪运动的水平,缩 小和世界一流标枪运动员之间的差距,本文对标枪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的左侧支撑 技术进行深一步的探讨。 本研究对我国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进行影片拍摄,运用影像测量的方法,找出我国 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投掷步后两步及最后用力过程中左侧支撑相关技术指标,与世界优 秀运动员的投掷技术的部分运动学数据进行对比,找出不足的技术环节,其意义在于为 我国男子标枪运动员提供技术方面的运动学参数,为合理训练提供量化指标参考;使 我国男子标枪运动技术水平得到提高;本文研究的对象是全国田径锦标赛的前 8 名运 动员,基本上代表我国男子标枪运动的较高水平,研究结果得出的运动学参数可以为 不同水平标枪运动员及教练员的技术训练提供参考,为我国男子标枪运动的发展贡献 微薄之力。 9 4 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4.1 研究对象 研究的对象为参加2008 年 10 月 11—13 日在石家庄举行的全国田径锦标赛男子标 枪运动员(比赛时间为2008 年10 月13 日上午),选取进入决赛的前八名运动员为研究 对象,研究对象均右手持握枪,采用4 个投掷步,投掷成绩最好成绩均在71m 以上,据 田径官方网站查询,本文选择的研究对象基本上能代表目前我国男子标枪最高水平。 表3 2008 全国田径锦标赛男子标枪运动员基本情况 姓名 单位 身高(m) 体重(kg)名次 运动等级 解析成绩(m) 秦 强 山东 1.79 94 1 国际健将 78.04 姜星宇 山东 1.82 93 2 健将 77.35 赵庆刚 辽宁 1.84 75 3 健将 76.37 李荣祥 浙江海尔斯 1.81 80 4 国际健将 73.33 侯兴良 北京 1.95 100 5 健将 73.24 胡海龙 陕西 1.88 84 6 健将 73.12 王清波 浙江海尔斯 1.82 78 7 健将 72.67 李 宇 山东 1.96 80 8 健将 71.14 4.2 研究方法 4.2.1 文献资料法 查阅了自 1988 年以来国内及国外部分有关标枪技术研究的文献资料,为本文的研 究提供理论与方法学的依据,并对我国体育院系出版的有关标枪教学、训练的论著以及 高水平运动员参赛的技术诊断报告等十多部(篇)文献进行了分析。通过河北师范大学图 书馆网络系统数字资源库,查阅了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世纪期 刊)、优秀硕博士论文全文库,共查阅相关文献 86 篇,将获得的资料进行分类,从不同 角度对其中的相关信息进行整理,综合运用体育学科的基本知识和方法,对所研究的问 题进行分析。 4.2.2 专家访谈法 为了更好撰写论文和对论文内容的研究分析,咨询田径方面的专家,在操作试验设 10 计和操作的过程中咨询运动生物力学专家及相关人士。 4.2.3 影像测量法 使用两台JVC9800 高速摄像机进行拍摄,一台摄像机位于投掷方向正右侧面20.5m 处,另一台摄像机位于助跑道右侧偏后,距标定框架16.5m 处,两台机摄像机主光轴距 o o o 地面的高度为1.20m,两机主光轴的夹角是90 ,符合夹角大于60 小于120 的要求,标 定框架是比赛前和比赛后各一次拍摄的频率为 50fp/s,比赛开始后进行不停机连续拍 摄,在这次比赛中有 18 个人参加比赛,选取前8 名运动员的3 次最好成绩进行解析分 析。 20.5 米 立体辐射框架位置 16.5 米 2 机 1 机 图1 现场拍摄示意图 运用爱捷运动技术图像解析系统,使1 机和2 机进行三维合成,使用日本松井秀治 人体模型对截取影片进行解析。在解析过程中确定x 轴与助跑道标志线垂直,y 轴指向 投掷方向,z 轴垂直向上,对所得数据经统计学方法处理。 Y 轴 Z 轴 X 轴 投掷方向 0 图2 解析坐标轴示意图 11 5 研究结果与分析 5.1 运动时相的划分 本文研究投掷步后两步为最后一个交叉步与最后一步,为了便于分析,将投掷步后 两步和最后用力左侧的技术过程分为以下几个阶段和时相: 阶段划分: 交叉步:左脚着地瞬间到右脚着地瞬间 投掷步最后一步:右脚着地瞬间至左脚着地瞬间 单支撑阶段:交叉步后右脚着地至离地瞬间 双支撑阶段:最后一步左脚着地瞬间至右脚离地瞬间 最后用力左侧缓冲阶段:最后用力左腿着地至最大缓冲阶段 最后用力左侧蹬伸阶段:最后用力最大缓冲阶段至最大蹬伸阶段 时相划分: A 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瞬间 B 交叉步左脚离地瞬间 C 最后一步右脚着地瞬间 D 最后一步右脚蹬伸结束瞬间 E 最后一步左脚着地瞬间 F 最后一步左膝最大缓冲瞬间 G 标枪出手瞬间 5.2 投掷步后两步运动学分析 5.2.1 投掷步后两步身体重心速度分析 从交叉步的水平助跑速度变化分析,交叉步有三种速度变化方式:继续加速、保持 [26] 速度和逐渐减速 。通过表4,可以看出本研究对象8 名运动员平均加速幅度为2.05m/s, 其中增加最大的是姜星宇,速度增加了3.03m/s,另外侯兴良和秦强也有较大幅度的增 加,即使速度增加最小的李荣祥也有 1.33 m/s 的速度增加,说明我国运动员在交叉步 阶段重心速度继续增长,为最后用力打下良好基础。从表中数据看我国运动员交叉步的 左腿支撑阶段,从左脚着地时的平均速度5.13m/s,到左脚离地时重心的水平速度为平 12 均 5.41m/s,速度增加平均为0.28m/s,说明我国运动员在交叉步左腿支撑期间速度基 本没有损失,所有运动员中仅有王清波一人速度损失0.39m/s。 最后一步交叉步从右脚着地开始到左脚着地为止,8 名研究对象身体重心速度由 7.18m/s 增加到7.49m/s,平均增加了0.31m/s。这说明大部分运动员右脚着地时,右腿 的蹬伸动作较为积极,同时左脚的落地动作也是积极的,这样就造成了身体重心移动速 度呈正值(加速)的良好的技术特点,但我国运动员右脚着地瞬间的速度与世界优秀运 动员的右脚着地时速度 7.97m/s 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27]。其中侯兴良最后一步减速 1.63m/s,秦强减速也达到了0.33m/s,产生的原因可能是延缓动作重心后倾,右腿蹬伸 角度变化幅度小,以及左腿前摆不积极等原因造成的。 我国运动员最后一步左脚着地瞬间速度为7.49m/s,标枪出手瞬间速度为4.40m/s, 最后一步速度下降幅度为3.09m/s,这和世界优秀运动员的由左脚着地时速度的6.0m/s 下降到出手瞬间的3.20m/s 相比差异比较显著(p<0.05) [28] 。被研究的8 名运动员速度 下降最多的是赵庆刚和李宇,分别达到了4.98m/s 和4.56m/s,速度下降最少的是侯兴 良,速度仅下降了1.17m/s。 表4 投掷步后两步身体重心水平速度(m/s) A-C C-E E-G A- B C-D 姓 名 A B C D E G 速度 速度 速度 速度 速度 增加 增加 增加 增加 增加 秦 强 5.71 5.69 7.80 7.82 7.47 5.06 2.09 -0.33 -2.41 -0.02 0.02 姜星宇 4.69 5.13 7.72 7.93 7.93 4.83 3.03 0.21 -3.1 0.44 0.21 赵庆刚 5.52 5.73 6.88 7.23 7.28 2.30 1.36 0.4 -4.98 0.21 0.35 李荣祥 6.02 6.38 7.35 8.06 8.09 5.24 1.33 0.74 -2.85 0.36 0.71 侯兴良 4.83 6.01 7.76 6.27 6.13 5.03 2.93 -1.63 -1.17 1.18 -1.49 胡海龙 4.11 4.14 5.90 7.37 6.84 3.42 1.79 0.94 -3.42 0.03 1.47 王清波 5.66 5.27 7.57 8.40 7.85 5.60 1.91 0.28 -2.25 -0.39 0.83 李 宇 4.49 4.89 6.45 7.47 8.29 3.73 1.96 1.84 -4.56 0.4 1.02 X 5.13 5.41 7.18 7.57 7.49 4.40 2.05 0.31 -3.09 0.28 0.39 S 0.68 0.70 0.70 0.65 0.72 1.13 0.63 1.00 1.24 0.45 0.89 13 A 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瞬间;B 交叉步左脚离地瞬间;C 最后一步右脚着地瞬间;D 最后 一步右脚蹬伸结束瞬间;E 最后一步左脚着地瞬间; G 标枪出手瞬间。注:“-”表示 速度减小 5.2.2 投掷步后两步标枪重心速度分析 将表4与表5中运动员重心速度与标枪重心速度比较后发现,运动员在交叉步阶段标 枪的水平速度略慢于运动员的重心水平速度。8名研究对象交叉步左脚着地时重心速度 为5.13m/s,标枪速度为4.54m/s,差距为0.59m/s;左脚离地时重心速度为5.41m/s;标 枪速度为4.93m/s,差距为0.48m/s;最后一步右脚着地时重心速度为7.18m/s,标枪速 度为6.78m/s,差距为0.40m/s,说明运动员在交叉步过程中上肢向后转体引枪,下肢快 速积极超越上肢,上体保持适当后倾的结果,是良好技术的体现。交叉步左腿单支撑阶 段从左脚着地到左脚离地的速度增加了0.39m/s,增幅不大,其中秦强和侯兴良出现了负 增长,分别为0.88m/s和0.71m/s,说明二人在左脚离地时还保持了较好的身体后倾状态。 比较表4和表5中最后一步重心和标枪速度变化,人体重心的速度小于标枪速度。右 腿的单支撑期间,从右脚着地到右脚离地标枪速度平均变化了2.03m/s,其中变化最大 的是侯兴良,标枪速度在右脚离地时为13.08m/s,速度增加了6.29m/s,说明其右腿还 未蹬伸右臂提前发力,缩短了左侧支撑后右臂对标枪的的工作距离,发力早造成发力效 果差,除侯兴良外其他运动员右腿缓冲蹬伸阶段标枪的速度变化差别不大;8名运动员 从右脚着地到左脚着地标枪速度平均增加了4.57m/s,增幅较大,说明我国运动员在还 未形成稳固的双腿支撑的状况下右臂肘腕部提前发力,造成标枪速度增加过快,人体对 标枪的做功效率不高,特别是侯兴良、李宇,其标枪速度增加分别为9.44m/s、6.95m/s, 标枪速度增加到了16.23m/s和12.93m/s,标枪增速峰值提前到来的结果也是右臂肘腕提 前发力造成的,同样缩短了左侧支撑后的用力的距离,造成成绩下降。 标枪出手瞬间的速度平均为24.70m/s,其中出手速度最快的是秦强和姜星宇,速度 分别为28.80m/s和26.20m/s,最后一步右脚着地到离地一直到左脚着地二人标枪速度变 化始终不明显,左脚着地后标枪速度剧增,增幅达到了19.02m/s和17.29m/s,是在左侧 制动后右侧加速使标枪在短时间达到峰值,人体对标枪做功效率高,投掷成绩好;侯兴 良和李宇由于前期加速明显,左脚着地后标枪加速慢,只有7.87m/s、10m/s,对标枪的 做功距离短,所以加速效果差。我国运动员的标枪出手速度与世界优秀运动员出手速度 [29] 29.5m/s还有很大的差距 。 14 表5 投掷步后两步标枪重心速度(m/s) A-C C-E E-G 姓 名 A B C D E G 速度 速度 速度 增加 增加 增加 秦 强 5.62 4.74 7.45 8.20 9.78 28.80 1.83 2.33 19.02 姜星宇 4.01 4.51 6.53 8.22 8.91 26.20 2.52 2.38 17.29 赵庆刚 4.40 5.40 6.64 8.30 9.90 24.80 2.24 3.26 14.9 李荣祥 5.47 5.57 6.84 7.94 11.12 22.69 1.37 4.28 11.57 侯兴良 5.49 4.78 6.79 13.08 16.23 24.10 1.3 9.44 7.87 胡海龙 3.16 4.59 6.45 8.73 9.96 24.30 3.29 3.51 14.34 王清波 4.48 5.38 7.56 9.11 12.00 23.78 3.08 4.44 11.78 李 宇 3.72 4.48 5.98 6.91 12.93 22.93 2.26 6.95 10 X 4.54 4.93 6.78 8.81 11.35 24.70 2.24 4.57 13.35 S 0.99 0.44 0.52 1.84 2.37 1.99 0.73 2.45 3.74 A 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瞬间;B 交叉步左脚离地瞬间;C 最后一步右脚着地瞬间;D 最后 一步右脚蹬伸结束瞬间;E 最后一步左脚着地瞬间; G 标枪出手瞬间。 5.2.3 交叉步阶段肩关节速度分析 交叉步是标枪投掷中关键的一步,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后,右大腿积极以大腿带动 小腿积极前摆,右腿摆至重心移过左脚支撑点时,在左腿积极蹬伸,左臂内扣摆至胸前, 加大躯干的扭转幅度,在腾空的状态下,左腿快速前移并超过右腿,就形成了下肢各环 节速度加快促使髋部加速向前,带动重心及肩部加速向前,形成了下肢速度大于髋部, 髋部速度大于重心,重心速度又大于肩部的身体各部分环节速度规律,从而保证了身体 的后倾,加大躯干用力的距离。 从表6 中的数据看我国运动员在在交叉步左脚离地瞬间重心的平均水平速度就超过 了右肩速度,交叉步结束右脚着地后身体重心速度依然大于右肩速度,说明我国运动员 身体能够保持适度后倾,右肩后引加大了最后用力的距离。其中只有李荣祥和赵庆刚在 交叉步后右脚着地瞬间右肩速度大于重心速度(赵庆刚重心速度为6.88m/s,右肩速度 为7.06m/s;李荣祥重心速度为7.35m/s,右肩速度为7.75m/s),说明其上体后倾程度 15 不够,缩短了躯干的用力的距离。 从左肩与重心速度比较看,运动员交叉步左脚离地重心平均水平速度超过了左肩平 均水平速度,但是交叉步结束右脚着地瞬间部分运动员的左肩的水平速度反超了重心水 平速度,其中差距较为明显的是侯兴良、胡海龙和赵庆刚,分别为 0.76m/s、0.46m/s 和0.40m/s,说明三人在交叉步结束后左肩就提前向投掷方向加速,左肩过早打开影响 了最后用力的效果。 表6 交叉步阶段左右肩关节速度(m/s) 左 肩 右 肩 姓 名 A B C A B C 秦 强 5.78 5.03 7.53 6.38 5.08 7.28 姜星宇 4.18 5.51 7.70 5.18 4.52 6.60 赵庆刚 6.26 5.62 7.28 6.44 5.20 7.06 李荣祥 5.43 5.52 7.17 5.80 5.05 7.75 侯兴良 3.78 5.57 8.48 5.25 5.18 7.25 胡海龙 4.45 3.34 6.36 3.84 4.11 5.16 王清波 5.22 4.82 7.57 6.50 5.35 6.44 李 宇 5.08 4.80 6.61 4.19 4.69 7.02 X 5.02 5.03 7.34 5.44 4.90 6.82 S 0.84 0.76 0.66 1.10 0.42 0.78 A 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瞬间;B 交叉步左脚离地瞬间;C 最后一步右脚着地瞬间。 5.2.4 交叉步阶段髋关节速度分析 髋部连接下肢与躯干,右髋在交叉步左腿着地支撑阶段应处在加速阶段,为满弓打 下基础。被研究的对象在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瞬间右髋平均速度是5.49m/s,左脚离地 瞬间速度降为 5.23m/s,交叉步结束右脚着地瞬间为6.77m/s,说明交叉步右腿的积极 前摆没有取得良好的加速效果,其中赵庆刚和侯兴良分别下降了1.03m/s 和0.49m/s, 交叉步左腿的蹬伸和右髋的积极前送配合不好,阻碍重心的加速; 交叉步阶段左腿着 地瞬间右髋的速度大于重心速度,而在左脚离地时相和交叉步结束右脚着地时相右髋的 速度小于重心的速度,我国运动员在交叉步阶段,右髋前送不积极,对身体重心速度产 16 生一定影响;从右肩和右髋的关系看,交叉步右腿着地瞬间右髋的速度略小于右肩的速 度,说明我国运动员右肩提前发力的趋势明显,用力效果较差。 左髋在交叉步开始单支撑期间处在加速阶段,左脚着地时相的速度为5.58m/s,左 脚离地时相的速度是 5.83m/s,直至交叉步结束右脚着地时相 7.00m/s,与重心在各个 时相的速度相比较,交叉步左脚支撑阶段左髋速度大于重心速度,而交叉步结束右脚着 地时相左髋的速度略小于重心速度,说明左髋在右脚着地瞬间没有积极前送,左髋带动 左腿前插落地效果受到影响。 表7 交叉步阶段左右髋关节速度(m/s) 左 髋 右 髋 姓 名 A B C A B C 秦 强 5.66 6.43 7.66 5.58 5.56 7.01 姜星宇 4.50 5.16 7.97 5.13 5.17 7.39 赵庆刚 5.92 5.77 7.32 6.32 5.29 6.72 李荣祥 8.10 7.76 6.50 7.09 7.13 6.41 侯兴良 5.58 6.47 7.01 6.13 5.64 7.61 胡海龙 4.05 4.18 5.40 4.03 4.81 5.86 王清波 5.73 5.13 8.10 5.49 5.17 7.18 李 宇 5.13 5.70 5.68 4.17 5.28 6.00 X 5.58 5.83 7.00 5.49 5.23 6.77 S 1.20 1.08 1.02 1.05 0.70 0.64 A 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瞬间;B 交叉步左脚离地瞬间;C 最后一步右脚着地瞬间。 5.2.5 交叉步阶段膝关节速度分析 从交叉步阶段两膝的速度变化看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时相我国运动员的左膝速度 平均为4.53m/s,右膝速度为5.46m/s,左脚离地时相为4.72m/s,右膝速度为6.96m/s, 到交叉步结束右脚着地时相左膝速度增至8.53m/s,右膝速度为6.21m/s。在交叉步左腿 支撑缓冲阶段,右膝与右髋速度基本相同,通过观察速度曲线,右膝在身体重心移过左 脚支撑点时有较快的加速过程,同时右髋加速前移,在交叉步结束右腿着地时相右髋已 由左脚离地时5.23m/s 加速至6.77m/s,整个交叉步腾空阶段右膝速度都保持大于右髋 17 的状态,在交叉步结束右腿着地时相右腿着地缓冲右膝速度才小于右髋;左膝在交叉步 开始由于左腿支撑缓冲其速度小于左髋速度,通过观察速度曲线左膝速度在左脚蹬离地 后速度迅速增加,与左髋加速前移快速支撑,左膝在交叉步左脚离地到右脚着地速度增 加了3.81m/s,左髋增加了0.94m/s,这也说明交叉步阶段人体超越器械的姿势是靠下肢 的积极加速动作获得,而不是靠肩髋后撤和人体的后倒获得的。 表8 交叉步阶段左右膝关节速度(m/s) 左 膝 右 膝 姓 名 A B C A B C 秦 强 5.53 5.53 8.70 5.82 6.56 7.19 姜星宇 4.15 5.24 8.42 6.57 6.09 5.46 赵庆刚 3.71 5.66 8.89 4.70 7.15 4.68 李荣祥 5.64 5.43 10.64 4.69 8.03 7.16 侯兴良 3.94 4.93 8.72 5.93 8.81 7.82 胡海龙 4.20 3.12 7.23 4.70 5.93 5.76 王清波 4.65 5.08 8.29 6.75 6.44 6.43 李 宇 4.38 2.75 7.32 4.52 6.66 5.17 X 4.53 4.72 8.53 5.46 6.96 6.21 S 0.71 1.13 1.06 0.92 1.00 1.11 A 交叉步开始左脚着地瞬间;B 交叉步左脚离地瞬间;C 最后一步右脚着地瞬间。 5.2.6 投掷步后两步步长、步时、节奏分析 投掷步的节奏是标枪助跑的显著特点。良好的投掷步表现在稳定的步时和步长,即 稳定的节奏,交叉步是助跑和最后用力的衔接,在投掷步中表现为步时和步长最长,更 好的为最后用力做好肌肉预先的拉长,积攒弹性势能,最后一步有助于完成正确的左侧 支撑,表现为步长和步时最短,有利于快速制动,提高鞭打的效果。 库斯尼茨等人经研究后认为标枪成绩和投掷步后两步步长相关性最大,倒数第二步 为0. 892 ,倒数第一步为0. 943;马特维耶夫认为标枪投掷步后四步的步时有明显的规 律性,第一步为0.30-0.38s,第二步为0.26-0.30s,第三步为0.30-0.45s,第四步为 0.18-0.22s,投掷步的后四步的衔接的连贯与否步步时关系较大;哈内斯则认为投掷步

  下载前务必先预览,自己验证一下是不是你要下载的文档。

  山东三星集团有限公司主体与相关债项2019年度跟踪评级报告.pdf

  学校传染病突发事 件防控工作应急预案实施2015.doc

  院级科研专项经费申请书-福建农业职业技术学院.DOC

  国家高速公路网G85重庆至昆明高速公路嵩明(小铺)~昆明高速公路路面测量专项施工方案.docx

  《2手绘线条图像物象的多视角表达课件》初中美术人美版八年级下册_2.ppt

  GB175-2007-通用硅酸盐水泥.doc

兴旺体育app-兴旺娱乐网址-兴旺娱乐官网